KOL是如何影响潮牌生意的?这里有些来自阿迪达斯全球品牌新任VP的看法

Stan Smith、椰子鞋、NMD,每年都有一款网红产品在Instagram和微博上刷版的adidas,如何看待KOL对于品牌生意的影响?怎样衡量KOL的影响力?阿迪达斯新晋全球VP分享了有关影响者营销的看法。

本月初,阿迪达斯宣布Alegra O’Hare升任为全球副总裁,将负责为Adidas Originals,Adidas Neo,Y-3,Adidas Core Footwear等多个品牌制定营销策略。

adidas-ohare

O’Hare加入阿迪达斯已有10年之久,曾负责锐步在南欧地区的品牌工作,2015年调任至德国总部,担任Adidas Originals全球品牌传播高级总监。在任职期间,O’Hare带领团队重新规划了Adidas Originals全球传播战略,并在Snapchat上开通了官方账号。

今年6月,O’Hare通过阿迪达斯数字内容平台gameplan.com,分享了她对于女性运动鞋市场中,有关意见领袖运营的见解。由于涉及到时尚、商业、技术等多个因素,运动鞋市场是极其独特的。消费者在选择品牌和产品时需要了解潮流趋势以及专业信息,相较其他品类而言,KOL对于运动鞋市场的作用极为显著,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对产品的推广对于消费者的最终选择极具影响力。

adidas1

在男性消费者中,NBA球星在场外的个性穿搭能引起诸多效仿,女性市场也同样如此。模特、名人的鞋款推荐或街拍,常常带来高转发和百万点赞。然而,O’Hare认为,衡量一个KOL的影响力,并不能只看数字,关键是看她们如何影响、启发大众,她们的存在是否体现了消费者想要成为的形象。正是在这种理念的影响下,Adidas Originals在与KOL开展合作时,从不直接向受众提供时尚穿搭建议,比如告诉他们如何去选择具体的颜色、款式,必须买哪款单品才能扮潮,而是更倾向于鼓励消费者通过搭配体现自己的风格,表达自身对于运动、时尚、生活的态度和追求。

不难发现,与Adidas Originals合作的KOL很少在社交网络上直接发声,而是用自身的行为鼓励女性穿出自身风格、体现个性,成为影响众多女性消费者的风向标。O’Hare在文中提到了两位有品位且较低调的标杆性人:Celine创意总监Phoebe Philo和世界级超模Kate Moss。

无论是设计作品还是个人风格,Phoebe Philo一直是简单自然的绝佳代表,许多个性时髦女性视她为ICON。Phoebe Philo曾在2014年Celline发布会上,穿着阿迪达斯的Stan Smith谢幕,这一复古鞋款随即在时尚圈引发运动鞋热潮,。选择简单干练的Stan Smith,正符合她倡导率性、真实的时髦主张。

adidas2

Kate Moss一直以来简单自然的穿搭风格,以及坚持自我、率真大胆的个性,符合Adidas Originals的品牌精神。今年,阿迪达斯推出了复刻版的Gazelle,就找来Kate Moss展开合作。曾经在1993年为这款鞋履做过广告的她,可以说是为Gazelle重回历史舞台进行造势的最佳人选。

除了大名鼎鼎的设计师和超模,阿迪达斯也不断在社交网络上发掘符合品牌调性的新兴女性意见领袖,她们在sneaker文化圈里的影响同样不容忽视,O‘Hare特此提到了造型师Aleali May,以及潮牌Ambush的设计师Yoon。

adidas4

adidas5

adidas6

相关推荐:

NMD爆款社会化传播案例研究

Adidas Originals:全渠道社交媒体战略性布局,打造火热爆款产品

Nike证明了,好的硬广胜过软文

优衣库:2016年线下服饰零售如何在线上实现创新?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